R桑的小透明世界

任何事都要看心情。

 

[铁雄/荣石]年岁(三)





荣石这一趟一去就去了半年多。

这次生意找了东北的朋友帮忙,本来已经谈妥了,突然介入了日本人,一下子又变得复杂起来。加上日本扶植的伪“满洲国”成立,零散的抗日武装如雨后春笋般冒出,整个东北乱成一团。
但也幸亏如此,一火车皮的军火和物资才得以趁乱运出东北。

这东北的生意看来是不能再做了,关内也不太平,一方面上海自一二八淞沪抗战以来民间抗日力量就一直在组织暗杀来跟日军较劲,一方面国共的斗争也愈渐激烈,根据地被封锁,任何物资都无法通过。
无论走哪一条路都太冒险,一不留心便要赔进所有的身家性命,不管怎么说,乱世中如何求得全身而退才是最重要的。

索杰在火车上就是这样对荣石说道,当时他们正要坐火车从奉天去上海。
荣石本是在闭目养神,听他这么一说,懒洋洋睁开眼,慢条斯理地说,“照你这么说,我现在就应该老老实实待在承德,等着日本人打进来?”
“可是大少爷,咱们冒着生命危险筹来这些钱和物资,有多少能被常绿林用在抵抗关东军上?”
荣石望着窗外,没作声,过了好一会儿像是突然想起什么,开口问了一句,“今儿是什么日子?”
索杰默算了一下日子,答道,“再过两天就是中秋了。”
夜空中挂着的月亮已经开始有临近满月的趋势,那秋风也刮了好一段时间,仔细一想,他们出来的时候还是冬天,这一转眼又要入一年深秋了。
“不去上海了,先回承德。”
索杰一愣,没反应过来,下意识重复一遍,“先回承德?”见荣石点点头,心里更是奇怪。刚才还分明是指责他不该说那些多求自保的话,现在怎么突然又决定往回走了?
这话他当然是没问。

等赶回承德时已经是隔天的清晨,天刚蒙蒙亮,车子刚开进院里没多久,荣意和荣树就闻声跑出来,还穿着睡衣就直接扑到荣石身上。
看着三兄妹团聚,索杰自然也就明白了,现在这世道,指不定还能过上多少个团圆的中秋。
“索杰,”荣石回屋换了件干净的衣服后又走出来,边穿上外套边说,“备车,去找张贺。”
“是要送军火去?”
“不,去接一个人。”


因为隔天便是中秋的缘故,承德城里比往常热闹不少,虽然战争频发物资短缺,但商铺大都开了门。
铁雄很兴奋,东走西瞧的,看到什么新鲜玩意儿都想去摸一摸。
样式新奇的花灯,想买,做工精致的月饼,想买,稀奇古怪的面具,也想买。荣石也任由他,想要什么便给他买什么,直到荣树嚷嚷着这月饼堆到明年中秋也吃不完,才罢了手。

南小街上有一间相馆,路过门前,铁雄的脚就像生了根似的走不动了,眼巴巴地看着荣石,说想照相。
荣石眉一皱,“无缘无故的,照什么相。”
铁雄耷拉下脑袋,让人看着都觉得委屈,小声嘟哝道,“你总是出去做生意,见不着人我留个念想还不行啊?”
就差没扯着荣石的衣角撒娇了。

游击队里都说铁雄黏人,玩心重,就喜欢往人堆里凑。
黏张贺,是因为张贺现在相当于他的衣食父母,最重要的是张贺还把掌着游击队里的军火。
黏游击队的其他人,是因为平日里抬头不见低头见,大伙儿也把他当作弟弟般对待。
但要说最黏的,还是荣石。
要说为什么?曾经张贺也想不明白,还偷偷跟荣石说,你和他多久才能见一次,又不管他吃住,怎么他一见着你就往你那儿蹿呢?
你问我我怎么知道,去问他啊。
问他?张贺倒是想问,可那小青年才不说,每次都是嚷嚷着要去玩,然后一眨眼就跑没影儿了。

除了铁雄自己,谁能知道?

“哥,我们也好久没有合照了,就拍一张吧。”
连荣意也帮着铁雄说话,荣石无奈,也只得同意了。
那边他头刚一点,这边小青年就立刻推了门,一进去便喊着要师傅来照相。
荣树咬着墨镜的一条镜腿,胳膊肘捅捅荣石,“哥,你是不是太宠着他了点儿?”
“这话说的,难道哥以前没有宠过你?”挑眉暼了他一眼,荣石背着手跟了进去。
荣树收了墨镜放上衣兜里,边走边嘀咕,“这到底谁才是亲弟弟啊。”

照相馆的老板很热情,一个劲儿的替他们挑布板,虽然最后在荣石的坚持下只用了素色的背景布。
荣家三人先拍了一张,又带着铁雄拍了一张。第一次拍照,铁雄有些紧张,脸上僵得脸笑都不会了。
等着拍完,结了账,铁雄没动。等着照相师傅恭恭敬敬地跟荣石交待了取相片的时间在半个月后,铁雄还是没动。等着荣石回头找他时,他朝荣石招了招手,“荣石……”
小青年的那点儿小心思荣石还是能看破的,又重新站好,跟正要收拾行头的照相师傅说道,“不好意思,再给我们拍一张吧。”
铁雄乐了,往荣石旁边一站,又被照相师傅指挥着两人靠近了一些。他用眼角一瞟,暗暗比了比个头,已经到荣石耳朵的高度了。
这次小青年没有紧张,反而咧着嘴笑得好不得意。
“来,往这儿看!一、二、三!”
嘭。
镁条燃起一团耀眼的光。


中秋一过,才呆了没几天,荣石又动身去了上海。

本来铁雄以为下次再见面怎么也得等上小半年的,他听张贺说现在日本人对每天南北走向的铁路线都盯得特别严,这年头生意本就不好做,荣家又是咬着日本人最敏感的军火军需不放,所以每次荣石都必须亲自过手。
没想到才过了不到两个月,他在院子里练着枪,忽然听见外面有汽车的声音,刚迈出院门,就看到荣石下了车,怀里还抱着一只猫。

“有了这批武器,我这支队伍也算得上装备精良了。”
张贺刚才还边试着一架机枪边感慨,这一转头又问荣石要军需,又不忘搬出那套“过去我有恩而且还是大恩于你”的理论。
荣石摸着猫的耳朵,那只猫舒服地蹭了蹭他的手,“张贺,你就这点人怎么粮食吃的这么快?”
“又有不少人加入进来,而且啊,”张贺说着眼睛往别处一横,“你自己说的,那孩子还在长身体,要是吃不饱饿着了可别怪我啊。”
扭头,顺着他的目光看去,铁雄在他身后不远处站着。

似乎小青年又长高了,也瘦了些,整个人的线条变得利落起来,往那儿一站,精神干练。

可是目光一对上,又被打回了原形,笑得一脸灿烂,大声喊了一声荣石,枪一扔就兴奋地扑了过来。
张贺心疼,念叨着,“这败家的孩子,枪能是这么扔的吗!”
一同不满的还有荣石怀里的猫。

跟先前任何一次一样,荣石把军火送到后就走。唯一不同的是,这次他把一直挂在腰后的枪拿了出来,递给铁雄。
“知道怎么用吗?”
“知道!”
小青年接过枪,挺起胸膛,满是骄傲地拉开枪栓,刚要抠扳机,一双手覆在他的手背上,连同那人的温度。
“左手要托住,打枪的时候要稳,不能抖。”
荣石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低沉,像山间冬日里缓缓流动的冰凉溪水,慢慢渗进他心里,令他身体一颤。
手指微微动了一下,抠动了扳机。
空枪。
他疑惑地转头看了看荣石。
唇角微微勾起笑了笑,荣石在裤兜里一摸,又伸出右手,上面躺着八发子弹。
“我只给你装满一次的数量,是希望你能明白,这把枪给你,不是要你用它伤人,”他将子弹塞进铁雄上衣的口袋里,又拍了拍青年的肩膀,“是用来让自己活下去,明白吗?”

明白吗?

不盼你能成为顶天立地的英雄,只盼你在这乱世中得以保全性命。

活下去。



TBC

  2
评论
热度(2)

© R桑的小透明世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