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桑的小透明世界

任何事都要看心情。

 

[铁雄/荣石]年岁(四)

改了箭剧的一些内容,去掉了射箭三姐弟的部分








承德终是没守住。
常绿林带着守军连夜逃走,关东军兵不血刃,仅用128人便占领了热河省的省会。
热河沦陷震惊全国,四日后,张学良引咎下野。
但是,承德城百姓热议的却不是这些。

“听说了吗,荣石投靠日本人了!”
“啧啧,我就知道,官商匪本就是一家,谁给利益就跟着谁呗。”
“呸!还商会会长?这国都让他给卖了!”
“日本人的走狗!汉奸!”

“你给我闭嘴!”
铁雄一挥拳头,将对面的人狠狠打倒在地。
“你个小兔崽子,怎么打人啊!”
那人捂着脸爬起来,也挽了袖子,抓住铁雄的衣襟就要打回去,被其他人拉住。
但小青年并不善罢甘休,手被人拽着就用脚踹,那人也不乐意了,眼看着一众人拉扯到了一起,一阵混乱。
“都给我住手!”张贺朝天放了一枪,“这里是抗日游击队,不是胡子窝!”
他趁着所有人都怔愣的时候扒开人群,抓着铁雄的手臂往外拉,边走那小青年还边挣扎着喊他放手。本来就一肚子火的张贺把人拽到一旁空地上,用力一甩手,劈头盖脸一顿骂。
“能耐越来越大了啊?什么不学学打人!再多给你几把枪你还能上山当胡子了是吗!有能耐就去打鬼子!拳头对着自己人算什么本事!”
铁雄踉跄几步,才刚站稳,也指了那人,扯着嗓子朝张贺吼回去,“他说荣石是汉奸!”
声音里透着愤怒和委屈,眼眶红了一圈,却仍是咬着后槽牙,没有哭出来。
张贺噎着半晌说不出话。
被铁雄打了的那人,是热河沦陷后才进的游击队,自然不知道荣石先前为游击队做的事,也不知道荣石跟这个小青年的关系。
沉默良久,张贺才摸了摸铁雄的脑袋,“你先回去吧,这事儿我来处理。”
铁雄哼了一声,扭头就跑,路过那人时还狠狠剜了一眼。
原先的小村庄被日本人发现了,他们不得不移入山的更深处。
张贺见着那小青年钻进帐篷里,摇摇头,叹气。
“这孩子,当初是谁第一次见了荣石就喊他汉奸的?”


这件事后来他跟荣石提起过,那时他们正在讨论如何劫下一批日军要送往长城前线的军备。
荣石听后没说什么,低头像是在思考,然后拿着铅笔在地图上敲了几下,“我觉得最佳的伏击地点是在这里。”
张贺赶紧画上一个标记,又想起刚才他和荣石说的事情,“我说的话你有没有听到?”
“听到了,”荣石将铅笔往桌上一扔,“他的手没伤着吧?”
张贺气结,就差没给他翻个白眼,“他学着打人了你不管教管教,还关心他的手有没有受伤?”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的,上梁不正下梁歪。
本来荣石是面无表情的,听他说了这话后没忍住扑哧一下笑了,张贺还奇怪自己应该没说错什么吧,接着就听见荣石拖长着语调反问道,“这是你队里的事儿,为什么要我来管?”
还真把张贺问得一愣,抬眼看向荣石,那人正咬了一根烟偏头点着火,深吸了一口后缓缓喷出,在烟雾中眯了眼睛。
他突然觉得,荣石这段时间大概真的挺累,一面在和日本人周旋,一面又要替他们想方设法截军备,还要照顾到荣家的方方面面。铁雄这边干脆自己多操些心,也算是帮荣石分担一些压力了。
张贺正心里这么想着,荣石忽然开口说道,“关内那边我已经打点好了,过些天就送铁雄他们过去。”
刚才是谁说不管的?
“怎么这么急要送他们去关内?也许再等等我们就能把承德拿下来了。”
“不能等了,”荣石把烟头扔在地上,踩灭,抬起头望着山下,那是承德城的方向,“荣家在承德城,怕是撑不下去了。”
这次的辎重队是化装成商队,由荣家的人和关东军一起护送,具体细节除了几个日军军官,只有荣石知道。
军备一旦被劫,荣石自然就暴露了。
“那你怎么办?”
“我?我自然是要留下来。”
明明是个少爷的命,偏偏要跑来折腾这些常人避之不及的事,还把家人都搭了进来,要是问他为什么,怕也仅仅是为了尊严。
家门都被人踏破了,凡是有血性的人,谁还能稳坐屋中任由人搓圆捏扁?

张贺在路口不知站了多久,直到有人在身后拍了他的肩,回头,才发现是铁雄。
刚去操练回来的小青年满头汗,吸着鼻子往他身上凑,他不得不后退了好几步才躲开。
“怎么了?”他问道。
“荣石是不是来过了?”小青年又贴着他衣服用力嗅了嗅,“张贺叔你不吸烟,但是你身上有烟味儿。”
“你小子的鼻子这么灵?”
“因为每次荣石抽完烟后衣服上都是这味道。”
铁雄回答的理直气壮,张贺心里却一阵复杂:他方才问了荣石,为什么不问问铁雄愿不愿意去关内?荣石笑他说,这样的问题也只有你张贺会问。
他现在望着那青年,答案呼之欲出。

当年的北伐,曾有军官给他们作站前动员,问他们可愿随孙先生去革命,去给中国带来民主与自由。
他们答道,君之所向,吾亦随君而往。

有时候所谓执着,不过是相随二字罢了。


不出荣石所料,军备被劫,城里的关东军立刻将枪口对向了荣家。幸好事先安排了张贺在外做接应,荣家才得以勉强撤出承德城。
只是,索杰死了。
为了护得荣石他们出城,索杰带着几个兄弟将关东军的一大队追兵引向一个死胡同,然后引爆了炸药。

那天晚上,张贺找到荣石的时候,他已经独自一人在溪边坐了很久。
“中日签了《塘沽协定》,前线停战了,驻扎在长城一带的关东军很快会撤回来,我们接到上级指令,游击队要尽快转移,保留实力。”
“嗯,知道了。”荣石垂着眼,在地上堆了些枯枝,准备要生火。
张贺本以为他会因为攻打承德计划不能施行而大动肝火,没想到他竟然接受得如此平静,可越是平静,张贺越是觉得心里不安。
“张贺,帮我个忙。”
“你说。”
“明天天亮以后,有一趟火车要去重庆,你替我送铁雄和荣意荣树他们去车站,重庆那边我已经安排好了。”
张贺皱眉,却倒是一点儿也没觉得惊讶,“你怎么不自己去?”
荣石手上的动作滞了一下,没抬头,只是笑了一声,笑容有点苦,“我要是去的话,他还能走吗?”
那个“他”指的是谁,两人不用点明,各自心里都清楚。
刚刚张贺在营地里见着了铁雄,也就是那小青年告诉张贺,荣石在溪边。
他说荣石在那里呆了很长时间,想必是他自己也在一旁默默看了很长时间,但又不敢上前,大概怕自己不会安慰,反倒让人厌烦。
哧啦。
火柴被划着,随即点燃了那一堆枯枝,火光顿时亮起来,映得周围一片橘红。
“张贺,去帮我把铁雄叫来吧,我知道他在那儿。”
张贺应了声,心想,这天色莫要太早亮起来才好。



TBC

  2
评论
热度(2)

© R桑的小透明世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