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桑的小透明世界

任何事都要看心情。

 

[孟响/凌远]从喜欢到爱的距离(00~02)

本来是想搞严肃文学,不知怎么就成了这样…………



00.


凌远接到电话的时候,刚结束了一场手术回到家,脱了外套往沙发上一躺,手机就响了。

「凌远凌远凌远……」

一个声音从外套的口袋里传来,叫得欢快。
他捏了捏眉心,叹气,心想那孩子什么时候将铃声改成了这个,跟催命似的。

「凌远凌远凌远……」

挑眉,怎么来来去去就这两个字?他倒是被勾起了好奇心:如果一直不接电话,这铃声就一直这么念叨下去?

「凌远凌远……你怎么还不接电话……」

凌远无奈地笑笑,翻身下地走去拿了手机,才一接通,那边的抱怨声就来了:
“凌远,你怎么现在才接电话!”
连语调都跟铃声里录的一模一样。
“你也不算算时差,现在国内都几点了……”凌远转念一想,不对,“你回国了?”否则也不会响起这念经似的铃声。
“对啊,”电话那头的声音透着兴奋,完全没有长途飞行后的疲惫,“刚落地就给你打电话了!”
“So what?”
凌远歪着头用肩膀夹着手机,打开冰箱看了看,里面的食材不多了,牛奶也只剩下一盒。
“明天下午,你要来机场接我啊。”
“忙。”
他从茶几上拿了便签本,在上面记下需要去超市采购的物品,心情略好,于是顺手画了只鸡代替鸡蛋,又画了头牛代替牛奶。
“我不管!”那边已经颇有耍赖的架势了,“你一定要来!”
“孟响同学,”凌远放下笔,正色道,“你已经二十一岁了。”
“不行不行,我出国这么久了回去肯定会迷路,”听筒里又传来一阵女声播报的英文,凌远听了个隐约,似乎是让乘客拿好行李准备下机,“说好了啊你要来接我你不来我就在机场等到你来为止!”孟响不等他再说话,噼里啪啦说了一阵,然后挂了电话。
“你……”
凌远拿下贴在耳边的手机,看着屏幕,“你不告诉我时间,我怎么去接机?”



01.


韦天舒经常会想,要是凌远没了自己,生活该有多艰难啊。
比如现在,他又帮了凌远一个大忙。

“说完了吗?”凌远抬头瞥他一眼,又低头把文件夹合上,递到他面前,“你这报告思想深度不够,重写。”
可惜啊,有人总是恩将仇报。
韦天舒咬牙切齿地笑道,“凌远,你那小祖宗快回来了,你不去接他,还有心思跟我在这里讨论报告的思想深度?”
“说起这个,你给我说说,”凌远用讨究的眼神打量着韦天舒,把他看得心里一毛,“那小子是用什么收买你,让你这个死对头在向我作工作报告的时候顺带插报了他班机的落地时间?”
“这个嘛……”韦天舒在桌下紧张地搓了搓手,然后嘿嘿一笑,“我是不忍心看他一个孩子的,拎着这么多行李多不方便啊,你说是吧?”
再说了,行李里还有给他的变形金刚限量版,国内可没有,只有在美国才买得到。
凌远见他挺直腰板坐得端正,加上满脸正直的神情,忍不住投去嫌弃一眼。
“报告拿回去,重写。”
那人立刻跳起来,像被人踩了尾巴,“凌远,你不能落井下石啊!”
凌远再抬头一瞪,韦天舒只能认命,长叹一声,“行行行,这年头真是好人难做啊……”
“等一下。”
韦天舒面露喜色地从门外探头,满怀希望看向凌远的眼神向看一个即将回头的迷途浪子,听到凌远说的话后又倍受打击地垂下肩。
“那个……你刚才说孟响的航班什么时候到新城?”
“下午五点。”没好气地回答道。
“知道了,你走吧,在那个时候给我排一台手术,还有别忘了报告重写。”
切!你就装吧!
韦天舒默默翻了个白眼,他跟凌远这么多年交情,当然听得出话里的意思。
他在走廊里伸了个懒腰,报告可以晚些再写,反正今天凌大院长肯定不会在医院。



02.


最后,凌远当然是去接了孟响。
一路上那孩子都在叽叽喳喳的,一副不把出国两年的所有事情都说一遍誓不罢休的样子,比窗外电线杆上的麻雀还要闹腾。

终于,凌远忍无可忍,“再这样影响司机驾驶,就请你下车了啊。”
一瞬间,车里连根针落地都听得清。
孟响安静了一会儿,又小心翼翼开口,“凌远凌远……”
“又怎么了?”
“上个暑期我去了趟法国,学了不少西方文化。”
“那挺好啊,”凌远边开车边漫不经心回应道,“学了什么?”
“你想不想看?”青年突然又兴奋起来。
“嗯……嗯?你先说是什么。”凌远被他盯得冷不丁一个寒颤,不由得有些怀疑。
“贴面礼!……哎哟!”
一个急刹车,孟响没有防备一头撞了前面的玻璃。


虽然凌远说是百忙之中勉强抽出了空闲并且是去见一位药厂老板后顺道去机场接了他,孟响凭借自己的聪明才智,还是看出了,这是个谎言。
手摸了摸客厅边上的一个小几,玻璃面上纤尘不染,孟响露出一个了然的笑容。
再一开冰箱,看到里面塞得满当当的,而且有不少都是他喜欢的食物,孟响满意地点点头。
“今晚在家吃吧?”
凌远脱了外套进厨房,系上围裙后出来看见他一个人对着冰箱笑容诡异地摸着下巴,画面要多怪异有多怪异。
“你……不会要对她行贴面礼吧?”
“啊?”孟响从一阵被关心后满满的满足感中回过神,下意识问道,“谁?”
凌远斜了他一眼,心想,这小子去美国两年不见竟然跟自己一般高了,果然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接着伸手从冰箱里拿出一只拔干净毛冰鲜好的母鸡,在孟响面前晃了晃,慢慢吐出一个字,“她。”
然后关上冰箱门,进厨房。
孟响呆了片刻,才反应过来刚才凌远竟然是在跟自己开玩笑?
挠挠头,看来凌远心情不错。
想到这,他又扯着嗓子喊起来,“凌远!今晚我想吃……”
叽哩呱啦报了一通菜名,中途不带卡也不带喘,全是在美国这两年每天晚上他对着天花板瞪眼时默默练出来的。
半晌过后,凌远的声音才从厨房里传出来。
他说,孟响你的房租该涨了啊。

没错,他们是租客和房东的关系。



TBC

  12 2
评论(2)
热度(12)

© R桑的小透明世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