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桑的小透明世界

任何事都要看心情。

 

[孟响/凌远]从喜欢到爱的距离(03~04)

03.


凌远是个坚定的无神论者,但自从遇到孟响之后,他时不时会想,大概上辈子犯了什么滔天大罪,才让他这辈子遇见了这个冤家。
像夏天里晴空万里时一场酣畅淋漓的大雨,让人始料未及,无法避免。
原本可能零交错,突然就这么撞上了。

其实,凌远跟孟响的初遇并不太美好,起码对于长大后的孟响来说,那是一段十足的黑历史。

那一年,凌远还不是院长,但也是二十出头的普外主治,青年俊才。
当时,他正站在一个院子里,用手挡在额前,在阳光下眯着眼,仰头寻视着一栋一栋住宅楼。
头顶是火辣辣的太阳,耳边是蝉鸣声响。
虽说明天他就要去外地出差,现在应该在家里收拾行李,可终是抵挡不住韦天舒用山笋炖鸡作为诱惑,一咬牙抛下铺开满床的衣物,坐着出租车到了新城另一头的一个院子。
毕竟民以食为天嘛。
凌远一边这样安慰自己,一边在心里暗暗腹诽韦天舒,放着好好的医院单身公寓不住,偏要跑到这偏远的地方买房,还美其名曰物美价廉。

正值盛夏,一阵风吹过,带起一片热浪,迎面扑来。
一同扑来的还有一个小小身影。
“抓到了!”
大腿被抱住,他低头看去,那孩子也扯了蒙在眼上的布条,抬起脸看向他。
小男孩,短短的寸头,脸上还沾着灰,笑得满是天真灿烂。
“现在轮到你当鬼!”那孩子踮起脚尖,布条举过头顶,脆生生的童音里透着兴奋。
凌远眨眨眼,一头雾水,微微弯腰,手指指着自己,“我?”
男孩点点头,一脸认真,“大哥哥说,被我抓到的人要当鬼!”
大哥哥?
凌远直起身,四下一往,晌午的院子里,除了他们,一个人影也没有。心里大概明白了,估计是所谓的大哥哥玩心一起,骗了这孩子,自己溜回家去了。
“我不是你要抓的大哥哥,”凌远又低头,摸摸那孩子的脑袋,“中午阳光大,小孩子容易中暑,快回家吧。”
那孩子一愣。
下一秒,又扁了嘴,鼻子一皱,眼睛湿润起来,然后哇的一声,哭了。
凌远顿时一阵手足无措。
“你……你别哭啊,”他蹲下身,想去抹那孩子脸上的泪,又被对方那哭得稀里哗啦的架势吓到,手举在半空,收不回又落不下,“那……那我带你去找大哥哥?”
仍是停不下的嚎啕大哭。

这一出无厘头闹剧的结局就是,韦天舒带着几颗糖从楼上下来拯救了凌远被蹭了不少鼻涕眼泪的裤子。
“啧,这是院子里新搬来那户人家的孩子,”韦天舒在前面带着路,凌远背着那正吃着糖的孩子,“你别说,你们还真有缘分,这孩子特别认生,这会儿倒是粘着你不放手了。”
凌远上楼的脚步沉重,好不容易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韦三牛……你不想背孩子就直说,找什么借口!”

孩子当然是完璧归赵了,不过故事却没有结束,现在还在延续着。

但凌远有点后悔。

看着横躺在沙发上边看电视边吃薯片的孟响,凌远默默扫了一眼沙发缝隙里的薯片渣,心想,当初真应该直接把这孩子抱走卖给哪个人贩子。
或者在接到那个电话时没有那么些心软,他现在的生活应该会多些平静。



04.


那是两年前的一个夜晚,确切说是两年零三个月前。

“凌远,我没地方住了……”

电话里,那可怜兮兮的语气把凌远吓了一跳,以为孟响家里出了什么变故,大半夜的开着车赶到这孩子说的地址,一看,他正蹲在路边玩着愤怒的小鸟,身旁是一个大型的行李箱。
“怎么了?”
听到动静,孟响抬起头,看见是凌远之后,笑了,“我妈跟老板私奔去国外了。”说话时还不忘把游戏暂停。
还真出变故了?
凌远被眼前这状况弄得满头雾水,“私奔?”可是看着孟响笑得没心没肺,一点也没有被抛弃的样子,更不像电话里说的那样落魄。
“凌远!”甚至声音里还透着欢快。
“嗯?”
低头,孟响朝他伸出手,又是一副委屈的模样,“拉我一下,腿蹲麻了。”
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这小子变脸还真快。

后来凌远想,拉起孟响的时候他就该意识到,这孩子会是个大麻烦。
不过那都是后话了。

在开车把大麻烦带回家的路上,凌远总算把事情弄明白了,原来是孟响的妈妈跟她的老板……啊不对,是跟孟响的后爸一起去了美国,并打算移民定居,只是不知道这孩子哪根筋搭错了硬是坚持要留下来,也不知道他的家长哪根筋也搭错了还真同意一个刚成年的孩子自己在国内独居。
“不对,”孟响坐在副驾座上,一边好奇地东张西望一边反驳他,“我才没有独居!”
当时凌远就冒出一种不祥的预感,果然孟响下一句就是,“我要跟你一起住啊。”
语气过于理直气壮,凌远直接就被噎住了。
“你放心,我会交房租的!”说完附上一个灿烂的笑容。
这根本不是问题所在好不好?凌远连翻白眼的力气都没有了。

所以在往后的日子里,凌远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就是:
这一切都是你计划好的吧孟响。

  20
评论
热度(20)
  1. 纪微云R桑的小透明世界 转载了此文字  到 飞阁流丹
    【孟响|凌远】从喜欢到爱的距离 03~04【by阿桑】

© R桑的小透明世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