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桑的小透明世界

任何事都要看心情。

 

[何鸣/明远]一场秋雨一场梦(01)

飞阁流丹:

【BY阿桑】

01.


“何鸣,你动作快点儿,时间要来不及了!”
“师姐,我都说了这活儿我不想干……”
“什么想不想的,师父跟崔院长好说歹说才给你在那儿安排了个位置,要是不去,你对得起师父吗?”
“可是那地方,不是老教授就是蠢学生,多没意思,我留这儿振兴梨园。”
“就你这点儿本事,还想振兴梨园?”何冀初从楼上下来,手指戳在何鸣脑门上,“这儿男的都是上了年纪,年轻的呢,都是姑娘,你一个四肢健全的大老爷儿们也赖在这里不走,好意思吗你?”
何鸣不情不愿地穿上大衣,又磨磨蹭蹭地往脖子上挂了围巾。
“快点儿!”何冀初叉腰催促道,何鸣才勉强向门边蹭了几步。
徐妙春低头偷笑,一把将何鸣推出门,回头挥手:“师父,我们走了。”
“哎,快走吧!”
何冀初刚转身要进屋,门又从外边打开,何鸣探身进来拿上放在一旁的折扇。
“这小子!”他摇头笑骂。


一转眼迎来了千禧年,人们脸上都洋溢着喜气。
除了何冀初他们的戏班子。
生意越来越淡了,收入少,才过了年就走了几个场面师傅和小把式。
崔院长关在屋里抽了一包烟,然后一拍桌子,决定缩减戏班的规模。
何冀初见情形不好,心知梨园的惨淡只会愈来愈严重,干脆一咬牙,把何鸣从戏班子里捞出来,又找了崔院长托关系在附近的一座大学的戏剧系里谋了个助教的位置。
今天,就是去按惯例参加一个考核。


徐妙春在教学楼外面看了十几次表,抬头终于看见何鸣慢悠悠的走出来。
“怎么样?”她急切地迎过去问道。
何鸣啪的甩开扇子,耸耸肩:“还行吧,就让我吊了把嗓子,别的也没多说什么。”
“那就好,那就好。”徐妙春总算松了口气,方才还担心这师弟遇着不顺心的事儿直接甩袖子走人了。

两人沿着路往回走。

道旁有个水果摊子,徐妙春瞧见了说要去挑几个,何鸣在旁边等着她。无所事事地四周扫了一圈,他注意到树下还有个小摊子,铺了块布,上面摆着几样东西,摊主坐在边上抱着个画夹正低头涂涂画画。
何鸣靠过去,发现地上摆着的是用竹片做的几个建筑模型,上了颜色。他蹲下去拿起一个仔细端详一番,模型做的还挺精致。
摊主头也没抬:“十块钱一个,要买吗?”匆匆抛出一句后又继续专心忙活手中的图纸。
“我……先看看。”何鸣放下模型站起身,注意到摊主的小椅子旁还放着一摞画纸。他好奇地探头过去瞟了瞟,原来摊主聚精会神画的是一张草图,有棱有角的,何鸣猜应该又是什么建筑。
那边徐妙春挑好了水果,朝何鸣喊了一声。
“来了!”何鸣转身时大衣带起一阵风,把摊主地上的画纸吹散了几张,落在他脚边。
何鸣赶紧弯腰把画纸收拢好:“实在不好意思。”
摊主抬头向他说了声谢谢,看起来不过是十八九岁的小青年。
“何鸣?”他的师姐又催。
“噢!来了来了!”快步走过去。
“刚才怎么了?”
“没事儿,我看人画画儿呢。”


教授助理的这份活儿算是定下来了,何冀初很高兴,把墙上挂着的相框拿下来擦拭的时候还哼着小曲儿。
何鸣啃着个苹果靠在门边看:“爸,您这一天擦几遍的,玻璃都快给擦薄了。”
何冀初手上的动作一点也没慢下来:“你懂什么,当年的风光劲儿啊,今天也只能从照片上看看了,别说人,连这剧院也变样儿了。”
说完若有似无地叹了口气。
何鸣换了个姿势,眼睛一转,想起今天树下的那个小摊:“哎,赶明儿我去弄一个剧院的模型回来,让您天天抱着睡,怎样?”
何冀初从镜片后面投来一个不相信的目光:“你?”
何鸣下巴一挑,咬着苹果踩着步点晃悠了出去。



TBC

  9
评论
热度(9)
  1. R桑的小透明世界飞阁流丹 转载了此文字

© R桑的小透明世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