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桑的小透明世界

任何事都要看心情。

 

[孟响/凌远]从喜欢到爱的距离(09~11)

时隔一年再次填坑,我的心情也是复杂的……


能不能接上再说吧,关键是我填坑了填坑了终于可以理直气壮地催债了!!






从喜欢到爱的距离



09.






陆续在新城主流时尚杂志上露过几次脸后,有经纪人上门来找孟响,说是看到了一颗冉冉升起的明日之星,想和他正式签约。



经纪人连合约都带来了,本来想着孟响年轻没什么心思,连哄带骗的应该很容易就能把人骗啊不对签到手。



没想到的是碰巧凌远回家了,还带着一身刚值完三天夜班加连轴做了三台手术的煞气,当即用眼神打出一套凌厉的降龙十八掌,没多久经纪人带着内伤跌出门外。



“对付无赖就该下手快狠准,万万不能心慈手软。”凌远如是说。



孟响点头如捣蒜,一脸崇拜的模样就差没把狮王的尾巴揪过来放身后摇,然后在心里默默给韦天舒大主任点了根蜡烛。



对于孟响这么快就签约的这件事,凌远是拒绝的。偶尔去拍组照片打发时间顺带挣点零花钱可以,但真要把未来绑定在这上面,他认为至少要跟孟响的父母商量一下。



孟响认为没这必要,坠入爱河的老妈和老板后爸似乎不太靠谱,凌远完全可以拍板做主。



凌远斜飘过一眼,说:不行,你以为我是你的什么……



话还没说完,电视青年孟响马上GET到了梗,两眼放光地抢答:优乐美!……嗷痛痛痛!



狮王听见惨叫抬起头往厨房方向望了望,只觉得眼睛有点瞎。



10.



不过话虽那么说了,凌远半夜躺在床上还是很认真地思考了关于孟响未来的问题。



看得出来孟响挺喜欢平面模特这工作,而且来递名片的经纪公司也不是一两家,说明他也很适合。


小青年在国外呆过一段时间,耳濡目染,只要记得吃药不犯病稍微不那么跳脱,正经起来举手投足间也是能与国际接轨的,勉强。



盯着天花板看了好一会儿,天生觉少干活快并且有不干完活心里不舒服的凌大院长又舍弃了被窝,起身开了电脑,把几张名片上的经纪公司一家一家地查过。别说,看起来都挺靠谱的,其中经纪人直接拿合约杀过来的那家公司似乎在业内还有些名气。


凌远拿笔把重点一一记下,习惯性欣赏了一遍自己的杰作,然后收好,心想改天先问过懂这行的朋友再说。



正要合上电脑准备跟周公再续前缘,房门敲响两下,接着门被推开,顶着一头鸡窝状乱毛的孟响从门后探出个脑袋。



两个人就着电脑屏幕的幽幽亮光大眼对小眼。


“我还没让进呢……”


“都这么晚了……”


同时噤声,又继续大眼对小眼。



“你怎么还没睡啊,”孟响挠挠脑袋,“明天不是还要上班嘛,早点休息。”



已经到嘴边的批评教育又咽了回去,凌远弯了一下嘴角,“好。”



电脑屏幕在这个时候适时地暗了下去,房间里又重回一片黑暗。



“晚安凌远。”是孟响打着哈欠有些模糊的声音。


“晚安。”是凌远压低嗓音的回应。



门外的脚步声渐渐远了,凌远不在控制唇角的弧度,任由其扩大。



这么多年了,这孩子确实在一点一点的成长,慢慢变得优秀成熟,变得沉稳可靠。



楼下突然传来哐当声响,紧随着的是孟响嗷一声的哀嚎。



又踢到桌子了。



凌远扶额,好吧,距离沉稳可靠似乎还差一些。


11.


又到了一天中准备下班的时候,往时每逢下班倍神经的韦天舒今天却有些凝重,因为凌远要求他下班前一定要把上次那篇胆道重建的报告修改好交过来。


韦天舒脚步沉重。



韦天舒表情视死如归。



韦天舒告诉自己不要慌这次可是他近十年最为满意来的得意之作。



小心翼翼推开门,看到凌远脸色并不太好之后,韦天舒觉得腿更软了。



“三牛,你这份报告……”



凌远刚一开口,韦天舒脑海中瞬间浮现出一个文艺而又深刻的话题:



当凌远跟我谈工作时,我要谈点什么?



“哎呀凌远,我听说你家那个superstar又上杂志了?”韦天舒一脸喜庆说来就来,把凌远的后半截话硬生生堵了回去,“后生可畏啊后生可畏!哪天孟响要是出道了,我去给他当经纪人!保准儿助他一炮而红!”


凌远用看神经病的眼神看他:“你慌什么?这次报告写的还不错,勉强让你过了。”



韦天舒长长地松一口气,坐在沙发上往后一靠,舒服得差点儿就想把腿搭在凌远办公室的茶几上,最后在凌远重重咳嗽一声的威胁下换了个中规中矩的姿势。




“啧啧,你别总板着脸行不?都说了你这样老得快,迟早有一天要秃顶。”他摸着下巴作捋须状上下打量凌远,然后恍然大悟,“莫非是过两天中秋你又没逃过凌教授的天罗地网?”




凌远炸毛般飞一个眼刀过去,韦天舒立刻假装四处看风景。




“可以下班了还在我这儿贫,韦三牛你要真是闲着没事我把你加进下次的援非名单?”



韦天舒几乎是连滚带爬地出了院长办公室。


凌远揉揉眉心,还真让韦天舒给说中了。


早在一周前凌景鸿就天天打电话提醒他,中秋那天只要不是医院要塌下来他就别去当什么顶梁柱,下了班就过来吃个团圆饭。


凌远倒不是怕吃饭,只是在那个花好月圆阖家欢乐之际,凌老教授戴着老花镜,怎么看怎么觉得凌远身边缺个伴儿,像被咬了一口的月饼,不完满。


况且今年,不光凌远在紧张,孟响也在紧张。


“凌远,”孟响紧紧抱着狮王,脸上写满忧虑,而狮王撅着腚拼命挣扎想逃离魔爪,“你说咱爸会喜欢我这款的吗?”



“什么咱爸?”凌远举起汤勺,看了看孟响的脑袋,目测刚拍完写真的小青年头上至少抹了一瓶发蜡,于是敲头计划作罢,“那是我爸!”



孟响撇嘴:“有差?”



凌远突然觉得这桥段怎么这么熟悉。



……天道好轮回啊凌院长。






TBC

  55 13
评论(13)
热度(55)

© R桑的小透明世界 | Powered by LOFTER